您的位置 首页 龟龟影评

[医生在么]豆瓣电影评价观后感悟剧情解析:有情趣亦有感触

《医生在么》有情趣亦有感触

戏院久休重开,影迷可以再入场观看大银幕电影了。不过仍属非常时期,好像「试映」,观众不但必须戴口罩和测体温,人数也受限制,座位要隔开,无法满座,不及食店逐渐热闹了。

毕竟,民以食为天,出外看戏不是必要。目前亦没有热门猛片,显然要等到疫情平息,完全解严,戏院才会恢复正常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场疫战对今年全球电影业打击甚大,各地戏院纷纷关门,电影停拍,已拍成的大片不能推出,可能是有电影以来从未发生过的。

回顾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战场之外也继续拍片放片(其实战场也拍纪录片),甚至是美国好莱坞黄金时期,因为战时很需要电影做Z治宣传和提供娱乐消遣,日本亦在本土和占领区大拍电影。

今次疫症真正全球化,还导致很多人在家看影视,大大增加了串流平台的市场,进一步夺取戏院的生意。有人担心疫症后,电影院也难以恢复旺盛,影市好景可能一去不返。

我想未必这么绝望,大银幕始终有吸引力,并非家庭影院和计算机手机可以完全代替。但若非超级大制作,就不大需要戏院大银幕了,这种趋势早已出现。

香港方面,抗疫成绩甚好,然而香港影坛实在危机重重,政治问题最难解决,且看下半年的形势怎样吧。
说回本港戏院重开之日,我在港九两地看了两部新片,先看台湾的《女鬼桥》,不喜欢,晚上看法国的《医生在么》,有趣得多。

《女鬼桥》是校园鬼片,说台湾某老牌大学一条小石桥曾有女生失恋自刹,此后数十年盛传闹鬼。此片一味「整色整水」吓人,又大玩学生录像和电视采访,

成绩郄远远不及前几年台湾叫座的《红衣小女孩》,以及去年把国M党妖魔化的校园鬼片《返校》,后者利用恐怖猛鬼搞Z治宣传,非常偏激,但效率甚强。

至于法国喜剧《医生在么 (Docteur?) 》,英文片名 A Good Doctor ,近似美国热门电视剧 The Good Doctor 。

事实上,医院医生的题材在各地电视吃香已久,比电影多产又受欢迎。现在这一部单元影片也由法国电视二台制作,妙在不是医院戏,还玩出冒牌医生,与真医生结成妙趣横生的错摸拍档。

故事发生于圣诞平安夜,应召上门出诊的医生纷纷放假,一个巴黎老医生忙于到处救急,驾车东奔西驰,接应不暇,而且出事自身难保。

他碰上一个骑单车送外卖的阿拉伯裔憨憨男,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,这两个身份悬殊的人由顶撞斗气变为临急合作,竟然让青年憨憨男冒充医生,老医生用手机遥控他治病救人。

真假医生拍档,显然超乎情理,更不合法。《医生在么》的桥段离谱,剧情发展乌龙百出。好在这对欢喜冤家做到有情有趣,相当搞笑。

而且他俩在平安夜通宵出诊,接触到各家各户有贫有富的各式病情,由便秘、假死而至接生,颇有浮世绘的现实讽喻。全片一气呵成,变化多端,没有冷场。

现年六十八岁的米修白朗 (Michel Blanc) ,饰演经验丰富的巴黎老医生,郄是人生际遇失败的孤独老人,嗜酒兼有病。

外卖速递憨憨男则热情好心,乐于助人救人,不过生于异族移民穷家,难以出头,现年卅岁的突尼西亚裔谐星哈金谢米尼 (Hakim Jemili) 把这角色演得很生动,在片中经常撞板而错有错着,令观众忍俊不禁。

外卖员仗义冒充医生,手忙脚乱,屡次险些被揭穿,竟能成功过关,当然「做戏咁做」,不能要求合理。幸而他和老医生都演得好,创出妙手仁心的济世奇迹,惹人好感,憨憨男还与老医生的青春孙女邂逅生情。导演 Tristan Seguela 的手法也不错,把现实众生相与梦幻狂想曲结合起来。

《医生在么》与 2011 年国际叫好叫座的法国喜剧《闪亮人生 (Les Intouchables) 》有些相通之处,《闪》片改编真人真事,描述法国白人富豪受伤瘫痪后,

请来黑人粗壮青年照顾,由冤家变成好拍档,曾被美国重拍。今次的法国白人老医生,当晚出事亦短期不能动弹,全靠阿拉伯裔憨憨男代劳出诊,同样结为好友。

把这两部法国喜剧联想起来,不禁别有感触。一方面是欣赏法国片经常注重异族,不歧视移民。另一方面,当代法国电影和法国足球同样,多了异族大出风头,反而「正宗」法国人在银幕上越来越老老残残,要靠异族帮忙。

各族平等互助当然可嘉,但坦白说,我有些「Z治不正确」的怀旧,就是怀念旧时法国片很多白人型男美女,法国新浪潮电影正是这样。难道现在法国白人都老了残了?

显然不是,只不过现在法国电影少了可与昔日阿伦狄龙、尚保罗贝蒙都、伊夫蒙丹、碧姬芭铎、嘉芙莲丹露、安诺艾美等相比的白人魅力明星,就连十多年前法国名片《潜水钟和蝴蝶》的白人男主角,也未老先瘫。

实际上,现在法国片各「色」各样人材都有,然而能在国际扬威、惊艳的无疑少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
浙ICP备20009907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