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龟龟影评

[戏棚]豆瓣电影评价观后感悟剧情介绍深度解析:特异与不足

《戏棚》的特异与不足

搭棚演出神功戏,在香港有深厚传统,至今仍然常见──但今年例外,由于疫症防不胜防,舞台演艺停顿,近来局部重开,可是疫症又大爆发,神功戏当然难以开锣。

卓翔导演的纪录片《戏棚》,就是拍摄搭棚演出神功戏,富于香港民俗特色,去年拍成多次参展,获得好评。拍摄组显然想不到鼠年贺岁以来,戏棚消失,不知下半年能否恢复?或许要到明年疫症过去,才再搭棚还神?

神功戏是在神诞、节庆、太平清醮等场合演出,祈求/答谢神恩,娱神娱人。神恩往往是消灾解难,包括克服疫症,然后还神感恩。

例如以飘色、抢包山闻名的长洲太平清醮,据说源于清朝中叶该岛发生瘟疫,岛民在长洲北帝庙举行醮会和斋戒后,瘟疫就消失了。

亦有说法是太平清醮源于英治香港开埠后,1894年港岛太平山街爆发鼠疫,二千五百人丧生,太平山街有海陆丰人把家中北帝神像搬到街上,让人们上香祈福,鼠疫便很快消失云云。

此片顾问陈守仁博士对香港粤剧和神功戏的研究着作甚多,其中《神功戏在香港:粤剧、潮剧及福佬剧》和《仪式、信仰、演艺:神功粤剧在香港》两书,

指出中国传统戏曲在香港成立戏班,除了粤剧,还有潮剧和福佬戏,后二者也演神功戏,不过逐渐减少,而且越来越请内地剧团来演,粤剧始终是香港神功戏的主流。

实际上,神功戏对香港粤剧的生存相当重要,尤其在二十世纪六、七十年代粤剧低迷时期,广东大戏被电影、电视、流行曲和其他新潮流压倒,戏院演出大减,粤剧戏班纷纷靠下乡演神功戏维持,到八十年代才在戏院剧场的舞台上复兴。至今粤剧红伶仍然常演戏棚神功戏。

《戏棚》拍摄搭棚演粤剧的近年实况,当然有粤剧演出段落,例如《六国大封相》和《凤阁恩仇未了情》等。不过,这部纪录片并非集中于粤剧和神功戏,主体名副其实就是戏棚。片长一小时十五分钟,开头和中段详细拍摄搭棚工程,结尾是拆棚。

此片特异之处,正是以搭棚为主,建成bambootheatre。用竹搭棚是中国历史悠久而又普及实用的工艺(很久以前听到建筑系毕业的朋友说,竹棚最早由印度所创,不知是否属实),

香港现在仍常见搭完又拆的竹棚,香港动作片早已大拍竹棚上攀腾跳紥打斗(我看过最早是六十年代法国片《乌龙王大闹香港》,

男星尚保罗贝蒙都亲身在香港棚架表演危险动作,不用替身。早期黄飞鸿片可能已拍过竹棚武打)。《戏棚》大概是首部以竹搭戏棚为题材的影片,很难得。

这纪录片还有其他与众不同的特色。首先,全片没有旁白,亦无访问,偶有搭棚工人和戏班人员的现场对话,也不多,加插字幕亦少,几乎纯映像客观呈现,不作讲解,这是纪录片少有的。

于是,镜头简直「隐形」,被拍者似乎不大觉得摄录机存在,不像多数纪录片那样自觉地对着镜头说话和「作状」,往往失去平常的自然,甚至让镜头干预真实。

另一特色是一视同仁,平等对待有关的各式人物,尤其注重幕后无名氏。搭棚工人和搬运工人就很重要,戏班的舞台监督、杂务、衣箱服装梳头而至梅香小配角,

「占戏」不会少过阮兆辉、龙贯天、南凤等大老倌,甚至更多。亦很难得。可见演出一台戏,除了台前主要演员,还有其他很多专业人员努力,少人知道但不能缺少。

看后我很佩服舞台监督,必须十分熟行熟戏,打点一切。搭棚方面,其实工程大、技术难,精心搭好往往只演几天便拆掉,很可惜亦浪费,然而这是惯例。片中难度最高的戏棚是蒲台岛,在天后庙前悬崖搭成,大半凌空用柱支。

至于整体观感,《戏棚》也有不足之处,我不是很满意,觉得这题材应可做到更丰富深入,现在则比较简短单簿,未能充份反映神功戏的来龙去脉及其重要性。

片中拍摄的似乎都是新界和离岛的天后诞戏棚,其实另有不少神诞和醮会,港九市区也有(好几年前陈守仁曾带我看跑马地神功戏)。

印象中有记载:白雪仙曾说「仙凤鸣」演出观众现场反应最好的并非大戏院,而是某年在湾仔修顿球场搭戏棚,使她难忘!

对观众来说,如果有旁白和访问当会更好,我想现在很多粤剧迷也不大熟悉行规,何况一般少看戏曲的观众?例如片中有一场「天光戏」,深夜凌晨戏棚全空,只见一老艺人独自登台,拍桌哼唱,似乎就为天后神像表演。

这场面独特,我不大明白,问问陈守仁,才知道「天光戏」本来是粉墨正式做戏,大老倌深夜休息,往往由戏班新秀登台。现在只有少数神功戏保持做到天光,无人看也为神演唱。陈守仁说近年也有新秀争取这种练习机会。

说起来,神功戏有些仪式,规定专为神表演,包括请神、破台、封台、送神等等,可惜《戏棚》没有详述。妙在除了给神看,也会给鬼看,盂兰节就与鬼有关。

1980年许鞍华导演、陈韵文编剧的鬼喜剧《撞到正》,萧芳芳、钟镇涛、刘克宣主演,就是拍摄下乡戏班在长洲演神功戏撞鬼,某夜台下观众全是鬼魂。此后亦有一些香港鬼片与神功戏有关。


近年涉及粤剧的港产纪录片,这一部题材与拍法都有特色,可观性则不及卓翔旧作《干旦路》和魏时煜导演的《古巴花旦》。

也要一提,我认为《戏棚》应对出镜较多人物用字幕打出姓名和职位,现在不但「小人物」无名,连大老倌也无名,其实我只认得阮兆辉、龙贯天、南凤,其他名伶不大认得,亦想知道舞台监督、小梅香和一位在后台自煮自吃又自己化装的老艺人是谁。

据《仪式、信仰、演剧:神功粤剧在香港》书中的统计,2006年香港神功粤剧演了四十五台,日数有二百零二天。可见虽然社会现代化转变甚大,传统神功戏仍然不少。

此外,上网找到八和会馆神功戏台期表(只列出向八和会馆滙报的),2018年和2019年各有三十多台,2020年预约的也有二十多台,不过疫症导致农历正月后至今的神功戏都取消了。

当然,全港而至全球的各式演艺都受疫症重创,但神功戏在香港经历过风风雨雨,生命力仍强,相信疫症过后还会继续搭棚演出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
浙ICP备20009907号-3